最新消息:欢迎访问Android开发中文站!商务联系微信:loading_in

你没毕业年薪50W,但我们真的不是朋友

热点资讯 loading 2715浏览 0评论

你没毕业年薪50W,但我们真的不是朋友,互联网的一些事

“哥们,来两圈麻将嘛,输了算我的,不要怕~!”阿让热情地招呼我。

“不了,我真的不会打…”我看看热情的他,还有在麻将桌旁围坐的陌生的男男女女,婉言拒绝。

“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来玩玩嘛,输了算我的,不用担心。”他依然很热情,然后给我摆好了椅子。

我很无奈,只好坐下开始打麻将。我动作笨拙,经常不知道已经轮到我摸牌、出牌,引得他的女友、姐姐、同学还有不知名的牌友的讥笑。

他在旁边很着急,一遍帮我出牌,一遍问我:“下面该出什么牌,你知道吧?”或者指指几张牌,告诉我“当他们出这、这、这几张牌的时候,我们就赢了”。

我点头,可是手气依然不争气,害的他输了几百,他一遍抱怨今天太背,一遍安慰我说:“没关系,下次你会了,好好打。”我苦笑着跟他一起,和一大桌不认识的人吃了一顿我几乎没办法下口的晚餐。

本该是送别的晚餐。

阿让跟我同岁,和他认识是在大学,是我的学弟。那时候我在学校里做了一个蛮大的项目,跟他们社团合作,我在跟他们社团干部开会讲解项目的时候,他匆匆忙忙跑进来“不好意思,我迟到了”,然后很礼貌地跟我打招呼:“你好,我是阿让”,我做了回应,然后继续阐述我的项目。

大概五分钟后,他很激动的站起来:“太棒了,我真佩服你”。我很惊诧,也很感激,我们就这样认识了。

后来,我们就约好在学校操场跑道上顺时针转了几圈,就像许多情侣一样,然后谈项目,谈自己,谈未来,慢慢熟络了,他对我是坚定的支持,每次分开的时候他都对我说:“哥们,我们是好朋友,万一以后有用得着的大家互相帮助”。

我疑心他是否想的太远了,毕竟还在校园的我们,似乎不应这样市侩。但是我依然很高兴,有他这样的朋友。

阿让,是土生土长的重庆人,据他说他在他们家族地位非常高,还几次热情邀请我去他家玩,但是我一直没空,就一直敷衍他有空再说。

其实阿让很牛,他大一的时候就搞定了他的辅导员,老师,甚至宿舍小区的管理员和保安,他可以不去上课,然后去参加各种社团活动,挖掘各种商机,然后他承包了宿舍小区楼下的一个死角,买了几台投币洗衣机让学生来洗衣服,他赚够了自己的生活费。在刚认识我的那会,他整天忙着研究股市和空地,他有许多朋友,认识形形色色的人。而据他说,我是他在学校最好的朋友。

听了这话,我真的很吃惊,因为我真的不这么觉得,他外向善于表达,我内向沉默寡言,我们感兴趣的领域差别也很大,所以在说话的时候往往不知道怎么聊不下去。

我想了想,大概是我们之间对朋友的定义有差异,而我应该向他学习。

后来,我项目做了半年,因为他真的很忙,所以我的项目他也没能参加。期间跟他一起吃了几次饭,陪他见了几个客户,甚至一起去做了一次美容,我跟他都很不像学生,这让那些客户很惊讶,他很满意客户的反应,我也乐得见见世面。那个时候,是很值得回忆的。

接下来就是个炎热的夏天了,我去练车晒得像个黑人。他叫我去吃饭,见了面差点不认得我,然后就跟一桌子完全不认识的学校开讲他这个假期的际遇:遇到一个有钱的温州老板,老板很欣赏他,让他带着几个小伙伴去温州玩,住四星级酒店,专车接送带他们到处玩。最后他说了吃饭的目的:希望大家能帮那个老板在学校卖温州的商品,然后再去其他学校建立销售网络。而桌上那些人都是学校里一等一的销售好手,除了我和他的女朋友。他给其他人安排好了工作指标,看向我。我很惭愧地说:“抱歉,帮不上什么忙”,他很谅解,然后介绍他的女朋友给我认识,拿出假期去客户那里拍到的航母零件给我们看,整场饭局,我几乎没有说话。

再到后来,我大四了,他也通过亲戚介绍,到一家很有名的贷款企业上班,我们很久一段时间没见。

再见时,他西装革履,理着精神的平头,手里不断的电话铃声,还有微微皱起的眉头,我几乎怀疑他已经跟我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了。他请我吃饭,饭菜依然是他爱的川菜,一水的辣椒和花椒,还有几个他的几个高中朋友,打过招呼,就开始问问最近在做什么。我才知道他爱死了现在的工作,客户都对他点头哈腰,每笔单子都是5万以上,然后给我看客户送他的名表,我很高兴他终于找到了专一的工作,但他说:“其实,我也可以单干。”

我不是一个不敢想的人,但我还是被他的想法吓到了,毕竟他才23岁,年薪就50W了,居然不满足,想着从东家那里虎口夺食,然后就劝他三思而行,至少干几年多学点东西再说。他皱着眉头,说差不多了。值得一提的是,他在介绍我时,对他的朋友说:“我这个好朋友,年薪十几万的工作他都没去”,然后整场饭局,都是我在跟他说话,他的朋友们默默吃饭。像极了一般情况下跟他一起吃饭的我。

过了几个月,毕业季,他辞了工作,找朋友帮忙注册了一家500W的贷款公司,让我跟他一起去领了毕业证(他的大学是三年制)然后去布置公司。我看着他跟老师一边贫,一边填表,想到他还是个学生就一阵恍惚。公司在闹市的一栋民居,还算整洁,面积也还不错,他请了阿姨还有个朋友帮忙打扫,我什么忙都没帮上,便羞愧地仓惶离开了。

原谅我的流水账式的叙事吧。毕业后,我们很少联系,我还是很惭愧,每次都是他打给我让我去他的公司看看,而我总是一拖再拖。终于,我从他的口音来感觉公司好像出事了,然后我在第二天去了他的公司。

我差点找不到路,而且我发现公司居然有了前台–一个抹了浓妆的中年妇女。她热情地询问我有什么需要帮助的,我说我找XXX(阿让的全名),她愣了一下:“你找让总?有预约吗?你是他什么人?”

我被吓得笑出声来:“是的,他让我来的,我是他的朋友。”

然后前台让我稍等一下,她去请示,我在外面等了一会然后进了他的办公室,员工们都很好奇的看着我,我想大概是因为我很不修边幅地穿着一件T恤,拖着皮鞋的缘故吧。

他在里面,打电话,看到我,指指椅子让我坐。一分钟后,他挂了电话,跟我闲聊几句问问我最近状态,我对他请前台的事情很费解,因为我总觉得创业初期是要节约资金的,他跟我解释说这是因为他们这个行业面子很重要…没等他解释完,又是一通电话,然后他打了个手势,接了电话,我耐心地等他。他再次挂了电话,继续回答之前的问题,但是还没一分钟,又有电话打进来…

于是,在整个的,我们见面的大概20多分钟里,他接了大约10个电话,我本想待到中午(当时大概是10点半多点)跟他一起吃顿饭,但是最终还是止住了这个想法,跟他告别。他似乎也看出我的尬尴,准备送我出去,无奈又有电话打进来,所以我向他挥手告别,离开了他的公司。

之后我们之间没有联系,直到今年春天,我下定决心离开重庆,决定最后跟他吃个告别饭(没错,就是这么肤浅),还是他请,因为他还叫了一大堆朋友,地点在他女朋友买的房子的小区那边。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故事,我完全沦为了配角,再难在饭桌上说离开的事情。

阿让告诉我,他看好了一个知名商圈的办公室,并租下了整整一层,准备装修好了就搬过去,两年后全公司每人一辆宝马320(应该是这个,不懂行)。我感觉到无比的压抑,我们真的不是一个层面的人。

然后我只好很傻地说:“我们公司最近收入不错,平均一天120W,一个月销售3000W”,他跟他的朋友们沉默了一会,然后才说:“确实,还是有比我们贷款行业更赚钱的”。

话不投机,沉默以对。

饭后大概是晚上8点了,挂着大风,一群人从饭店出来,他穿着睡衣和棉拖鞋,点了一根烟,招呼我回去继续打麻将。我站住不动:“我这次是来道别的,4月份我会离开重庆,不会来了。”

他愣了愣:“没关系,好兄弟,以后发达了,我们相互帮助。”他要送我,我拒绝了,而且我很固执地选择走2公里去轻轨站。他反复地跟我道别,这才离开。

回去的路上,路上一个人都没有(因为是在开发区),我想了许多,冷风吹得我连一点点醉意都没有。

阿让,很高兴认识你,很高兴有你的支持,跟你一起我学到了许多,可我想我还是太过狭隘,不能认可没有共同话题,价值观也很大差异的人作为朋友。所以你拥有众多朋友,我的朋友却是寥寥,很羡慕你,但我还是成不了你。

你很好,但我们真的不是朋友。

如果你看到了这篇文章,请千万不要怪我,我并没有丝毫埋怨或者贬低你的意思,我希望无论如何,停一停,想一想,然后好好地完成你的事业,你的梦想。你依然可以把我当做的你的朋友,我也会一直一直支持你。

或许有一天,正如你说的,在合适的时候,互相帮助。

转载请注明:Android开发中文站 » 你没毕业年薪50W,但我们真的不是朋友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