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:欢迎访问Android开发中文站!商务联系微信:loading_in

从互联网大厂出来,我才发现我什么都不会!

热点资讯 loading 51浏览 0评论

前言

职场就像围城,我们每一个职场人总是以“墙外”的视角羡慕着“墙内”的世界,而也许你的生活也出现在别人的梦中。

今天,笔者给大家分享一位职场人的心声。让我们一起了解一下职场人求职中最原始的生活、工作状态。希望这些“干货”能让你认识到不一样的职场。

辞职后回家浪了一星期,周五晚上躺在床上,盯着天花板有些辗转反侧。

猛然间前几天的疯狂、潇洒、喜悦消失殆尽,被焦虑、迷茫、失落迅速取代。

我一毕业就进了大厂,3年下来,服务过4、5个产品线,但原来深夜躺在床上,回想起来都脑袋空空。

「我有什么成就吗?我学到了什么本领吗?我习得了什么技能吗?」

一遍遍问自己,我突然警觉起来,因为所有问题的答案都是没有。我能1天写3篇公众号推文;我能1小时搭建完电商活动页;我可以1天不吃不喝写8个商品详情页;我既懂Axure我又懂做视频;我2天写得完汇报PPT;我甚至面试吹牛眼睛都眨也不眨……但这些有什么用?

厚脸皮地说,我知道入职大厂是很多应届毕业生的梦想,那时候的我也是。2002年的某知名互联网公司,非技术的报录比达到惊人的3000:1,可能这就是所谓的「围城魔咒」吧,进去不容易,出来也很难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算盘——在应届生痛苦着如何进去的时候,大厂里的人,其实在纠结如何出来。我,真的不是个案。

大厂变动频繁,跳槽也很多,但经常都是「厂内人」的自嗨,很少敢于往外走的。真的打算出去了,考公也好,再读书也好,很少人能有这样的勇气。我们都经常自嘲「除了年纪长了点儿,体重大了,皱纹深了,什么新技能都没学到。」

而这个夜晚,在离开互联网大厂后的1星期,我情绪不稳定突发到了顶点。但其实像这样的焦虑时刻,我3年里遇到的太多了——没缘由地坐在工位上哭;半夜惊醒在床上哭;躲进公司厕所马桶上哭。大多数时刻,你都不知道自己在哭啥。但这些时刻,都跟这个夜晚非常地不同。

我意识到了问题所在,本着对工作意义的追问,对自我实现的追求,对发展出路的探索,我逃离了出来。熟料,顿时陷入了更深的雾霭深林。

那一刻我才意识到,互联网大厂把我们「保护」地有多好。

迷之自信:我干的活儿,别人干不过仨月

原本我是对自己二本本科的学历不自信的,相较于周围动辄美国名校毕业、硅谷实习经历的背景,我觉得自己能力特别差,完全没有学生时代的自信。尤其是当时的主管,动辄喜欢用「我觉得你可以做得更好」来「鼓励」我,我觉得自己肯定做得没有别人好。

但事实上,为了适应快节奏,互联网里的工作是极度细分的,每个人都在埋头干活。于是乎,3个月以上,我绝对在「写商品详情页」、「产品文案」、「软文营销」上无人能比。而我每天做的「文案写作」、「搭建页面」、「新媒体运营」这些事情,轻轻松松国内任何一本大学的本科生都可以胜任。然而我迷之自信,因为他们绝对都没有我熟悉文风、熟悉规律、熟悉领导想要什么。

那又如何?到头来我学会了什么?三五年回头的我只发现,我会琢磨领导要什么?产品适合什么?但当我准备写小说的时候,我对着空白的文档发呆。

不在乎你「做好」,你只需要「做完」

很多时候我们说,有的人不具备「互联网思维」。比如我安慰新来接替我岗位的妹子,我说没事儿的,你变化一下角度想问题,改变一下思维逻辑方式就好了。

什么屁话,妈的,就跟「互联网黑话」一样,这个所谓的「互联网思维」就是——很多时候,领导的要求只是「做完」,他不要求你的文案日销3000万,他不要求你一篇推文涨粉1000万,他其实不要求你有多好。但这个事情必须得做。

我对文字有很大的执着,我一直试图着平衡自我价值的追求和市场的需求,平衡着理想和现实,平衡着梦想与金钱。在我探索什么新鲜的传播形式、内容表现、文案技巧等等的时候,金钱和时间成本,才是领导关心的事情。

「你这个需要花钱吗?」

「你这个需要多少人力?排期有点困难,建议再想想。」一般这个意思就是不做,望萌新们周知。

所以后来就变得非常机械,对我来说,服务什么类型的产品都是一样的。直接在素材库搜索情感、成长、职场、金融、人文等等的话题,加上热点、一些不明出处的数据和不知真假的信息,拼贴起来,再加个耸人听闻的标题,最后转化到产品上去。

现在,当我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的时候,全国就能有5000万人可以替代我的工作。

离开平台,你什么都不是

当我走出大厂门口的那一刻,我像是个离开磁场的石头,之前吸附在身上的品牌方、供应商、合作方,都瞬间剥落。

我没掉了手中的工牌,就像没掉了自豪感和优越感。一切都要从零开始,从头做起。

要我说,如果离开大厂之后,自己还是一个小小螺丝钉的话,想要再次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机器,真的不容易。当初在前大厂所持续旋转3年的离心力那股劲儿还没过去,我现在还处于持续眩晕的状态。想要真正踩实了地,站稳了脚跟,真的很难。

那些前领导劝诫我的话还在脑袋里嗡嗡作响——

「你不该离开互联网,你对自己没有规划。」

「从这里跳出去之后,下一步该去哪儿?外面的世界真的更好吗?」

「外面还有哪里能给你这么好的福利和薪酬待遇?」

我想起我那天是怎么回答前领导的,我说,「这个世界原本就是多样的,精彩的。但在大厂里,只被一种价值观一刀切了。我还年轻,我不想被这样的价值观给PUA了。」

所以,我闭上了眼睛——

虽说前面是一团迷雾森林,但只要大大喘一口气,就能有力气继续跑下去。

转载请注明:Android开发中文站 » 从互联网大厂出来,我才发现我什么都不会!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